您現在的位置 : 網站首頁 > 企業文化 > 管理交流
名相李德裕
發布時間:[2018-05-22 09:29:26]
——話說石門之十

      在梁啟超先生看來,中國古代有六位頂級水平的政治家,即管仲、商鞅、諸葛亮、李德裕、王安石、張居正,其中的這位李德裕,是唐朝晚期的著名政治家和詩人,贊皇縣人。
      梁啟超先生說的這六位頂級政治家,都當過宰相或相當于宰相的官職,是皇權之下最高級別的國家管理者,在浩瀚的中華歷史中能夠被史學大師梁啟超列入這個行列,絕非等閑之輩,事實也的確如此,這六位政治家都創造了光耀千秋的業績,只不過,李德裕的名氣似乎比那幾位要小一些,古往今來,說管仲、贊商鞅、夸諸葛、敬居正、頌安石的文章、詩詞及其他文藝作品,很多,而對李德裕,相對而言少多了,這是不公平的。
      有充分的事實說明,李德裕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出色的政治家,是歷史上罕見的治國理政的高手。
      李德裕從小就聰慧異常,當朝皇帝唐憲宗還經常抱起李德裕坐在自己的膝蓋上逗樂,如果是個稟賦一般的頑劣小兒,憲宗不至于如此喜歡。能有機會被皇帝抱坐在膝蓋上,自然也不是一般的小孩子,李德裕是李吉甫的次子,李吉甫是憲宗時的宰相,國家重臣,不過這位重臣也是一位父親,還是一位愛得瑟的父親,父親一般都喜歡夸耀自己的兒子,李吉甫也是如此,總是夸耀自己的兒子李德裕如何如何不得了,如此得瑟就引來了同事也是老朋友武元衡的好奇,武元衡提出要見見李德裕,于是李吉甫帶著李德裕來了寫字間,剛好李吉甫出去辦事,武元衡來了,就問李德裕,孩子,你最近讀的什么書?李德裕竟然不回答。武元衡就對李吉甫說你這兒子沒有你說的那么神啊!李吉甫感到很沒有面子,于是回家埋怨李德裕,真給我丟人,李德裕則說,武元衡作為國家大臣,應該問這個問題嗎?應該問國家大事。武元衡得知,很是慚愧。這個故事叫“語慚武相”,流傳很廣,有人考證說這個故事存在漏洞,是杜撰的,不管是不是杜撰的,有一點可以肯定,耳濡目染之中,李德裕從小就表現了出了政治才華和政治抱負。
      長大后的李德裕并沒有參加科舉考試,而是門蔭入仕,在唐朝,盡管已經實行了科舉取士,但同時還有門蔭入仕,你爸爸是高官,你就可以直接當官。李德裕本人對科舉還抱有成見,認為門蔭入仕好,而科舉取士不好,山野村夫讀了點書能作詩詞歌賦寫錦繡文章而已,治國理政,哪里比得上從小就在廟堂之上高官之家熏陶成長的人呢?這點狹隘為他埋下了不幸的種子。
      李德裕的自信卻不是虛妄的,走上政壇之后,他表現出的政治才干極為出眾。他先是在京城任職,后來出任了浙西觀察使,正值平叛時期,當地駐軍需要大量經費,而府庫卻極為空虛,李德裕帶頭過簡樸的生活,節約費用,把結余都用在軍需上,盡管做不到完全保證,但是看到李德裕也帶頭節約,將士們還是很擁護他。這說明他有高水準的品質,從小在京城長大,錦衣玉食的,卻也能吃得這般的苦,這就是品質高的表現,同時,這也說明他在政治上的成熟,公眾形象是政治人物最重要的基礎之一,政治管的是眾人的事,沒有個好形象怎么管得好呢?
      在任期內,李德裕還大力推進移風易俗,教化民眾,把那些有正能量的祠堂修繕保留,把那些邪門歪道的一千多座祠堂全都拆毀,那可不是一般的拆遷,祠堂是古代社會重要的文化陣地,弘揚什么,倡導什么,宣傳什么,傳播什么,祠堂都發揮著重要作用,保留什么祠堂,就是在倡導什么文化,拆毀什么祠堂,就是摒棄什么文化。幾年時間,江南之地弊風盡除,也就是社會風氣大為好轉。李德裕搞文化建設的水準高,高就高在他抓得住核心問題,高就高在有氣魄有膽略。
      李德裕肯為民請命,并且有這個能力。唐敬宗繼位后,奢侈無度,向浙西下令敬獻這個敬獻那個,都是很貴重很勞民傷財的東西,如果敬獻,本地百姓勢必負擔沉重,如果不敬獻,皇帝勢必怪罪,如何解決這個兩難呢?李德裕就給皇帝上奏折,擺事實講道理,竟然說服了皇帝。
      史書記載李德裕多次勸諫皇帝任用賢人,遠離奸佞,節制用度,對敬宗、文宗、武宗,都有過剛直的勸諫,并屢屢被皇帝接納,勸諫是很難的,位、時、度要把握好,勸諫方式要把握好,多么不容易啊!自古以來,敢這么做的高官本來就不多,做了又能成功的,就很稀少了。
      李德裕還治理過西川、淮南等多個地方,卓有政治建樹,走到哪里都能保境安民、發展經濟、改善文化。他的政治生涯的高峰出現在第二次出任宰相,位高權重的李德裕以自己出色的政治、軍事才華,以戰略家的韜略,以舍我其誰的氣魄,以過人的膽略,殫精竭慮地輔佐唐武宗,收復北燕失地,回擊回紇侵擾,平定藩鎮叛亂,裁減冗余官吏,抑制內廷宦官,整理社會文化,就是打擊泛濫的佛教,創立了良好的局面,史稱“會昌中興”,他與唐武宗之間君臣一心、精誠合作被譽為“晚唐絕唱”。
      這樣的日子李德裕過了六年,那是怎樣的一段辛苦而充實的時光啊,李德裕有首詩——《長安秋夜》,或許可以讓我們看到他的生活片段,感受到他的胸襟和氣度:
      內宮傳詔問戎機,載筆金鑾夜始歸。
      萬戶千門皆寂寂,月中清露點朝衣。
      意思是皇宮傳出詔書問訊前方戰機,金鑾殿處理完國事深夜才歸。千家萬戶此時已經寂然入夢,月光下露水清瑩點濕了朝衣。
      李商隱評價李德裕為“成萬古之良相,為一代之高士”。這句話中的“成”字用得極妙!一位高士,僅有才華是無法建功立業的,還需要很多其他條件,越是位高權重的崗位越是如此,李德裕得到了這諸多的條件,所以才能“成”,一展才華,在歷史上留下了濃重的一筆。

      歷史有三種,第一種是事實上的歷史;第二種是記錄下來的寫、評出來的歷史;第三種是世俗中傳播的歷史。這三種歷史會有差距,李德裕在世俗傳播的歷史中名聲并不大,遠不如管仲、諸葛亮他們,這是為什么呢?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趙建鋒


  • 潤豐集團總部:石家莊裕華區萬達寫字樓A座14層
  • 版權所有:河北潤豐集團  冀ICP備12020052號-2
  • 技術支持:網訊科技
看幸运28走势图技巧